中华铁道书画院

风云三尺剑 花鸟一床书——记中华铁道书画院副院长:林长满

时间:2016-12-12 15:43    来源:《路讯》      作者:于丁
     
 
      汉字,目前世界上唯一广泛使用的象形文字,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和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汉字构思精巧、造型优雅、韵味隽永。在中华文明史中,曾经多少和她有关的经典场景历历在目:骚客名士、大家闺秀,将一方方墨锭置于古安徽歙州龙尾山下溪涧所产龙尾砚中细细研磨。之后,用或狼毫或羊毫或兼毫或紫毫的湖笔饱蘸墨汁在青檀树皮、稻草制成的宣纸上一气挥洒抑或精工细描……
 
       几千年来,汉字字体笔画在演变,书体亦随之演艺。篆隶楷行草,李斯程邈唐钟繇,欧颜柳赵体,张旭怀素激狂草,羲之兰亭流芳远,国粹传承至今朝。仓颉造字,赋予了众多汉字以人文的内涵。书家论道,自有其文化艺术主张,以及来源于生活价值观的慕求。以下就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铁道书画院副院长林长满先生,关于创作、境界与传承的一席谈。
关于创作
   “谈笑有鸿儒,往来‘皆名家’。” 林长满先生书坛好友众多,冯亦吾、吴未存、李铎、沈鹏、中石等泰斗级人物多有来往,并多次现场观摩各位大师书法技巧,聆听大师指教。几十年坚持不辍习字的林长满先生本人的书法创作亦渐趋佳境,当之无愧当代中国书坛一位颇具影响的实力派书法家。他的作品被当作礼品送给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受到了热烈的好评。
 

 
       说起林先生和书法的结缘,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时年仅6、7岁的小长满刚刚上了小学,认识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汉字。他兴奋莫名,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书看。最后,书没找着,只找到了区区一张硬纸片。今天说来,也许无人肯信,就是这一张硬纸片,却令小长满足足兴奋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个纸片上用毛笔方方正正地写着一个简单至极的汉字——“古”。更令人称奇的是,正是这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硬纸片促成了了林长满和书法艺术的一段“情缘”。从此,当别的孩子还在梦寐以求得到自己喜欢的各式各样的玩具时。小长满就开始梦想着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一支毛笔,梦想着自己也能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虽然曾为外交部驻世界各国使领馆等外交机构后勤保障工作的林长满先生工作繁忙冗杂,但偶有闲暇,他依然会关注哪怕是街头小巷小小的一块书法牌匾:驻足其下,陶醉于牌匾上方块汉字的美丽。无论在北京上班还是出差外地,只要条件允许,林先生每天坚持早晨6点半开始习字,至少写上1、2个小时。唯如此,心中才踏实、舒坦,才感觉“过了把瘾”。
       在谈及自己的书法创作时,林长满先生却异常谦逊。他坦言:“我写书法根本没有想到什么成名成家,自己没有这个水平,只是把它当作一种纯粹的提高自我修养的途径,一份情通古今的超然欣喜、一份敬畏文字的‘痴爱’,一个学习国学、古文的良方。”
       林长满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在讲求师承关系的的中国书坛,交友甚广的他并没有正式的拜过老师。这点尤为难能可贵。因为很多书法大家就是他交从甚密的好友。林先生完全有条件拜一位大师,搞个入室弟子或嫡传弟子的头衔,可借以自抬身价。但,林先生坚守着自己内心对书法艺术的那份淡然的执着。遍学众家之长,无论“大家”,还是“小家”,只要你的字好,他都拿来反复揣摩,熟记于心。敬畏文字,尊重所有的学者书家,努力研习不断进步,这就是他的真性写照。
关于境界
  启功先生曾经说过,写字的目的就是让普通人看得懂、老百姓看得明白。如过大家都看得稀里糊涂、不知所云,就失去其意义了。
  启功先生的话对林长满的书法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在采访的过程中,林先生对记者强调:创新必须建立在充分继承的基础上。只有传统经典谙熟于心,才有可能推陈出新。创作出让老百姓看得明白、业内专家赞许的书法作品。这也成为了林长满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为自己定下的目标。
 

 
       观林先生的字,简单明了,普通群众都能看得明明白白。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其字结体严谨、功力深厚,一笔一划皆有讲究和出处:赵孟頫的清秀、文徵明的舒展服帖、颜真卿的厚重……林长满遍临诸家法帖,结合无数次的悉心观察当代名家现场创作的体会与领悟,在自己的书法创作实践中加以运用。他对古人法帖了然于胸,精心布局每篇书法作品的章法结构、追求流畅自然;他吸纳当代名家运笔时点划勾折的妙处、闪转腾挪的精巧,不断突破。经过几十年积累、沉淀,林先生已经去除了浮而趋彻底沉静之境。这种沉静正是林先生于书法一途量变至质变的临界点,顿悟与灵感的火花即将迎来爆发。
关于传承
  中国字是中华文明的精髓和根脉所在。无论科技如何发达、各种快餐文化如何流行。她都是我们文脉的根基所在,必须练好写好、必须弘扬。有中国硬笔书法第一人之称的庞中华先生说过:“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写漂漂亮亮的中国字。”
  林长满先生认为练好书法的一个必要前提就是学好中国文化——即国学。你必须去悉心地研究五经四书、唐诗宋词、古代礼仪等等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学好这些,你对国人、国学、汉字的理解就会到达一个更深的层面。否则,即使你的书写技巧再如何高超,你写出来的东西也是徒有其表,缺乏深邃的内涵与精神气质。
 

 
       于个人言之,学好书法需要打好基础,尽早入手,越早练习越好。林先生以自己为例:如果我写书法是四五十岁入手,那么感觉、心态、尤其是投入的感情就会不一样。书法也许就会“沦为”修身养性的一种手段,很难深刻理解书法艺术的真义。
       就整个中国社会而言,学好书法则亟需更好地、更广泛、创造性地普及书法教育;创造一个学书法、爱书法的浓厚氛围。就像乒乓球一样,普及的广泛,人人都喜爱,优秀的人才乃至顶尖高手自然会不断涌现。
        在中国书法的推广上,应该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相结合,要大力营造一个全社会敬畏文学,崇尚书法的良好的环境,给中国书法艺术一个真正国粹地位。书法大家高手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要积极地多做一些社会公益活动,推动书法艺术普及与传承,只有普及的好,才能有更好的传承,有了更好的传承,才能使书法不断发展和创新。让古今相通、古今相连,书法这朵国粹之花越开越艳。乘着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东风,让独具中国特色的书法艺术之花,青春常在,永放光辉。

 
艺术简介:
        林长满,中华铁道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硬笔书协理事,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理事,外交部书画协会副会长,中国画院常务理事。作品被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收藏及被许多驻外使领馆使用,并曾作为国礼赠送给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素贞收藏。
编者的话:
       四大文明古国中,中国是唯一没有断代的国家。书法、京剧、中医,并称为“中国的三大国粹”。书法是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没错,文字是传情达意、思想交流和文化继承等社会要素的重要载体。在世界各民族文字文化中,唯一以具有独特造型艺术流传几千年,进而影响着世界文化健康发展的只有中国汉字书法。我们当引以为傲!但是,时下却有国人对书法的社会功用、文化价值、传承效用等等,提出质疑乃至鞭挞。主要理由是:只是传情达意的字儿,却费尽功夫日夜的练,乃至穷尽毕生,实属无聊、无用、费钱、费力的“行当”云云……这是数典忘祖啊!一个人若在民族文化上自我阉割,就是自残自贱的民族败类。
       在平白的宣纸上,泼墨留白,抒情写意。书家畅快淋漓,观者悦目赏心。书法的精致、典雅,不仅彰显着个人的才情气质,也承载着社会的精神气象。书法艺术与涂鸦丑书的区别在于心中是否有“法”。在书写的法度中,书家探求结字、谋篇、用墨、气韵的周全和严谨。那些或朴实庄重,或精练清秀,或飘逸洒脱,或张扬自在的墨篇,都是法度下的线条抒发。能够在法度下畅达游刃的生命,就是人文精神的贵族。而那浓缩着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的墨香,或四散厅堂,或游走四方,直达万里千年,又滋补和引导着多少人伦趋美向善归真!
        热爱国家、忠诚于民族,其个人心理本源是对国家与民族文化的强大自信。故此,培养爱国精神,从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开始。林长满先生,就是多年来投身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名砥砺前行者
。(中华铁道书画院秘书长:于丁)

路讯版面展示:
 
 
                                                                                                                                                                                                                
                                                                                                         

(责任编辑:中华铁道书画院)
最新作品